DDK-134 跡美しゅり作品2016年11月18日

DDK-134 跡美しゅり作品2016年11月18日

一剂热解,二剂寒冷俱不畏矣,三剂全愈。火升之极,即水降之极也。

万勿执定仲景夫子原方,谓茯苓不可多用,故又表而出之。 盖五苓散本是利水之圣药,我多加肉桂,则肾气温和,直走膀胱,水有出路,岂尚流入大肠哉?

夫脾土喜温,黄病乃湿热也。一剂病半痊,二剂病全愈。

盖此方原善疏肝经之郁气,郁解而气自和。一剂即消,不必再剂也,以渣再煎汤洗之。

 必得肾中之水以相制,肾旺而水静,肾虚而水动矣。 攻邪之中,不伤正气,所以正气既回,邪气即散矣。

脾胃之气生,而肺气自旺,足以制肝,何风火之不息哉。又加之二冬、甘草、天、贝之类,原能益肺消痰,则肺中更加润泽。

Leave a Reply